IRIS' Tail

何时起你看不起当初,曾动人情景拒绝点播,潮浪里忘记有谁陪着你活过。

瘟疫之城 4-2 错置的箱庭

说好的4月10日前更,就4月10日前更,一天都不能早!另祝24生快!

--  -  -- ---   --  -  -- ---  --  -  -- ---  --  -  -- ---  --  -  -- ---  

4-2

初夏里萧条得减人停工的轮轴工场,如同达摩克里导化院许多手工工场一般,在霜降的金秋里彻底复苏。滑膛枪的火帽、战车的承轴,军舰的绞盘,各种不同的铁制品在不同的生产线上有条不紊地诞生。疲于奔命的工人,狐假虎威的监工,精打细算的管事,一切都与过去没有差别,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数月前曾经参与环岛清淤、又在完工之日与Koichi Domoto一同野餐的人们都明白一件事,恶魔徒的推测成真了,战争一触即发。

与被委任生产军工的工场的忙碌相比,Tsuyoshi的玻璃工场就空闲多了。这天Tsuyoshi准点下了班,决定到那位最近经常加班的人的工场去。他站在工场门口观望了一圈,却没有看见Koichi的身影,倒是与他俩友好的少年Masu主动迎了上来。

“Koichi先生的话,已经离开了。”Masu说,“他在下班前刚好完成了任务。铃声一响,就迫不及待地走了。”

“哎,没想到他也有这一天呢。还多亏得你。”

Tsuyoshi窃窃笑着,Masu有些脸红:“Tsuyoshi先生别笑话我,我也希望它得到有爱心的主人照顾啊!”

说话期间,工场一角却起了骚动,有什么人大声争执起来。

“都说了这不是我弄坏的!你诬陷我!”一名年轻的工人大声叫喊着,与他争执的一方却竟然是工场管事。

Masu惊讶地告诉Tsuyoshi:“是Simon!他竟然敢这样顶撞管事!”

那管事显然也对此无礼行为十分震怒,指着鼻子骂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小兔崽子,我要辞退你!”

“这种剥削人的工作不做也罢!这种鬼地方呆多一秒也要吐了!!”

“好好好,你厉害!”管事怒至极点,反而笑道:“我不仅能让你丢了工作,我还要报告院长你触犯规条,恶意破坏生产,不服从管理,让院长再给你加刑!你等着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儿子!”

那工人怔了一下,捏紧拳头状似要挥向对方,却终是放了下来,恨恨地骂了一句:“我绝对要出去见他们!!”

他踢开碍路的东西,冲出了门口。围观的人也意犹未尽地散去,在管事的喝令下回到自己的岗位。

“Simon进来的时候妻子怀了孕,现在孩子都二岁了,就没见过一眼。他原本邢期在这个月初就结束的,他去跟院长询问出院的事,不知咋的就起了矛盾,当场就被院长延期了一年!”Masu将Tsuyoshi拉到一旁低声告诉:“之前Simon为着快可以出院见妻儿高兴得紧,愿望落空使他一蹶不振,常常和工场里其他人争吵,这次连管事也彻底惹怒了。”

“真是可怜,愿主保佑他早日如愿以偿。”

Tsuyoshi默默地祈祷,却见Masu小声说了一句:“在这种时候得罪院长,真是个蠢蛋!我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Tsuyoshi看向少年,冷酷的语言,扭曲的嘴角,不像一贯耿厚纯朴的他。

胸口似乎被小小石块磕着,Tsuyoshi心念一动,问道:“Masu,如果你出去了,打算做什么?”

少年回过头,似乎一时未明白他的意思。

Tsuyoshi拉过一条矮凳坐下,拍拍旁边的空位,示意他也坐。“认识你那么久,也没与你聊过你的故事。”

少年犹豫着坐下,将沾着灰屑的手往工人裤上蹭着,黝黑的手背带着超于同龄人的粗糙。

 “我家在坡图坦的贫民区,家里有父亲和一个姐姐,原来还有几个弟妹,都没活下来。我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比我小一点,我当他弟弟般对待……那天,我们已经饿了一整昼夜,忍不住到面包坊偷面包吃。但是被发现了,工人抓住了我的手臂,他却也不回地跑了,只有我被关进了导化院。”

Tsuyoshi过去在诺克特也曾经见过无数这样的在泥尘中挣扎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日夜忙于生计,然而微薄的收入仍然喂不饱饥肠辘辘的幼童。那些无人管教又走投无路的孩子,为自己甚至更年幼的弟妹不至于饿死而想方设法,甚至铤而走险做些违法的事儿。

 “原来你是因为这样的才来到这里。”Tsuyoshi抱了抱少年的肩,轻声说,“你确实犯了罪,但你没有错。”

“我们约定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他却逃走了!”

眼前的少年似乎对朋友的逃脱耿耿于怀,但是那种场面,又能强求一个十四五的少年做什么呢?

“也许你的朋友只是吓坏了……”

Masu霍然而起,激动得几乎破音,“我可从头到尾没有把他供出来!他却从头到尾没有为我说过一句话!他再也不是我的朋友!!”

Masu的怨恨与怒火之强烈,出乎Tsuyoshi的意外。“我日夜幻想出去以后怎样向这个叛徒复仇!为了早一天离开这个鬼地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过火,脸上闪过惊谎的表情,低头避开Tsuyoshi诧异的目光。“对不起,Tsuyoshi先生,是我太过激动了,我本、不打算说这样的话……”

“不,很高兴你对我说了心底话。”Tsuyoshi摇摇头,不准备过多的评价,对怒火中烧的少年准备了再多的道理,估计他现在也听不进去。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再聊聊你的想法——任何时候。”

Masu却是摇摇头:“Tsuyoshi先生还有正事要做吧?我就不耽搁您了,你还是去找他吧。”

他显出一贯的笑容,拉着言犹未尽的Tsuyoshi的手,送出了门口。

 

城堡的西北角高地的教堂远离生活区,其中间隔着果林和薪林。除了礼拜的日子,并不会有多少城堡居民造访,在大多数日子都是安静的。

Koichi捡起掉落的树枝,向着林间小道深处飞出,他身后的小狗便随之奔去,咬起那段木头,回到他的身旁,一人一狗就这么来来回回,愈往林子深处走去。

小狗是那个轮轴工场的少年Masu捡来的(这孩子总会捡到各种小动物),他的宿舍无法养下它而求助于Tsuyoshi,Tsuyoshi的宿舍同样拥挤,最后还是来到了Koichi手上。Koichi住在宿舍的顶层塔楼,虽说带小狗出入多有不便,但胜在地方大,也不会影响别人。导化院没有明确不得养宠物,Koichi带着它出入宿舍几次也无狱警管教来阻止,便默认养下来了。

“Pan真厉害,这么快就上手了!”

Koichi蹲下,捋着Pan头颈处金黄的毛,Pan兴奋的摇着尾巴,甩在外面的舌头扑哧扑哧地淌着口水。见Pan跑得有些累,Koichi也不再丢木棒了,就在林荫间看它玩绕圈圈的游戏。

林荫之间,蝶舞纷飞,鸟鸣啾啾,让Koichi有瞬间的错觉,置身于故居的后院。

“箱庭计划……”

他有点黯然,情不自禁又想起了最近与Nakai伯爵的会面。

——中居大哥,事到如今你就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回事吧。

这次会面是在Nakai伯爵回中央以前——最近他更多呆在中央,因此更少来探望了。这次Koichi终于提出了盘绕已久的疑问。Nakai顾忌、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托出了事实。

——我曾一遍又一遍为你求情,想方设法证明你罪不至死,可还是被他们拒绝。后来我明白,如果没有“价值”,他们不会允许你活下来。

在一次又一次的周旋和妥协中,Nakai伯爵与枢机主教达成了一项计划,通过从瘟疫幸存者Koichi Domoto研究绀肿病的计划。

首先需要营造一个与大多数瘟疫之城——比如吉诺瓦——相似的“箱庭”,有密集的人口、生产、生活模式。然后,把箱庭与外界孤立隔离起来,将那些被认为是诱发瘟疫的因素,分阶段地输入,观察箱庭内的变化。

天然存在隔离属性的阿克戎湖心小岛被选作“箱庭”,异端局接管了岛上的达克摩里监狱城堡。城堡的人与物都被严格控制起来。岛上无法生产的食物和用品,都必须经过严格审查才被送入。而一旦成为城堡“居民”的人,在实验结束以前都不会允许离开。

——其他人不过是从一些轻罪犯里随机选出来充当箱庭的实验体,而你不一样。异端局渴望获得所谓确凿证据证明你制造瘟疫,从而巩固他们的结论,以击败政见不合的我。而我,更希望从中找出瘟疫传播的方式,以及怎样击败它。

所以严格控制物资进出、连“居民”家书都会被截留检查,探访也会尽可能被减至最少的情况下,Koichi却总可能获得他所需要的一切物品,即使是一般居民明令禁止的。

——你房间里的书籍、试验仪器、蓝燧石提灯、各种丹石药物,甚至是一瓶葡萄酒,无论是向我要的,还是在市集上买的,还是你自以为贿赂狱警、神父得到的,都被一一记录在案。和你有过交流的人当然也是。

Koichi想知道,从自己被送上岛算起,这个计划也持续了一年,瘟疫既然没有发生是否就能证明自己清白?那计划什么时候可以结束?Nakai却无法给出确切答案。

这一切让Koichi沮丧。被人当玩偶般戏弄,被要求自证不存在的指控,本来就荒谬至极。更难以忍受的是,他将本来毫无关系的Tsuyoshi拖进这个困局,让他蒙受巨大风险。

但是无论再难开口,他还是将他得知的一切告诉了Tsuyoshi。他记得当时Tsuyoshi泫然的表情,却反过来安慰他不要自责,说这不是你的错。

“Tsuyoshi,我绝对,不可以让你受到伤害……”

Koichi还在喃喃自语,身后却传来踩踏落叶的脚步。他回头,看见Tsuyoshi站在金色的斜阳之间,向他微笑。

“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在想你。”Koichi笑道。

Tsuyoshi噗嗤一笑,安慰般摸了摸他头顶总容易翘起的头毛。小狗见他来了,亲热地跑过来,Tsuyoshi蹲下,让它的小爪子搭上自己膝盖。

“这孩子,你想好改什么名字了吗?”Tsuyoshi问。

“想好了,叫Pan。”

“啊……是神话里牧羊的潘神(注①)?”Tsuyoshi忽似恍然大悟,皱着鼻子哀鸣道:“难不成你对情欲之神有什么期待?别奇奇怪怪的念头安插在这孩子身上,人家可是女孩子耶!”

“才没有!你的小脑瓜想太多!”Koichi敲了一下他的头,“我的Pan可是面包的Pan。”

“诶?这也太随便了吧?!”

“因为这里的伙食不是很糟糕吗?Pan要保佑Tsuyo爸爸早日吃上可口的面包哦!”

Tsuyoshi被惹笑地停不下来,Pan也跟着兴奋得蹦跶,一人一狗玩起了亲亲游戏。

“喂,我也要!”Koichi吃醋地说着,迈前一步,拉过Tsuyoshi的领子迅速往湿润的唇上啵了一口。

Tsuyoshi神经质地弹起腰迅速往左右四周看了一圈,幸而并没发现其他人。

“你疯了?!”

Koichi嘟嘟嘴,满不在乎:“反正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拿我们怎样。”
“你啊……”
说得是啊,明明做了许多在此以上的事情,在这个戒律规严的导化院,却不会有人以同性恋的罪名惩罚我们。

Tsuyoshi捧起Pan,轻声说:“Pan啊Pan,你Koichi爸爸最近有些不开心呢,你可以为他赶散恐惧,让未来的旅途永远不再孤独吗?”

Koichi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小狗呜得叫了一声,Tsuyoshi高兴地转过头,“Pan说可以哦!”

两人目光相接,Koichi不知不觉笑了。

“最近让你担心了。”

Tsuyoshi摇摇头。眺望一眼远方落日。

“夕阳真美呢……Koichi,再一次吧。”

就着隐匿在灌木丛中的姿势,Koichi挪近一点距离,闭上眼,再次贴上对方的嘴唇。

  

注①:潘神(Pan),希腊神话中司羊群和牧羊人的神,最初是在阿耳卡狄亚的神庙里祀奉,后被认为是帮助孤独的航行者驱逐恐怖的神。他有人的身体,头上长角,长耳朵,下半身及脚长的像是羊的脚。潘的外表后来被欧洲中世纪时期天主教妖魔化成为恶魔的原形。Pan也是森林之神与生殖能力的化身,性好女色,经常藏匿在树丛之中,等待山林女妖经过时上前求爱。潘神擅长音乐,他吹奏的排萧具有催眠的力量。

潘神是摩羯座的守护神。有一次,诸神在尼罗河岸设酒宴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怪物,诸天神都大惊失色,变成各种形态逃进河中,潘恩也急忙跳进水中避难,但由于过度惊慌失措,而无法完全变成一条鱼。这就是“摩羯座”的由来。

============================================

后记,关于Pan,其实我很早以前就考虑过这名字跟摩羯座守护神有没有关系,(应该是没关系的)但用在本文上却意外的有趣,所以就这么写了。

关于他们养的Pan,芝娃娃这个品种其实是近代从美洲引进的宠物犬,古代西方是没有的,不过这篇是架空文也不必太在意这个。只是从文章后续发展来说,还是请大家不要代入现实中的Pan。

关于Masu,其实这个角色的灵感来自上一部金田一某个Masu客寸的单元,非常OOC,请Masu饭不要打我,我也喜欢Masu。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