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Tail

丑恶在于,赤子的胸怀难敌这纷扰世态,但血哽在喉中不吐不快。

[AU]瘟疫之城 5-3 瘟疫之城(下)

阔别2个月的慢更。依然是满布玻璃渣的逃离之旅。

Please切勿上升真人!

前文

--------------------------------------------------

“对不起,Tsuyoshi先生。”

Masu放开手,他的声音颤抖,甚至低着头没有看Tsuyoshi一眼。

“怎么——”

Tsuyoshi还在张望,猝不防后脑一下结实的撞击,眼前登时金星四冒,急救包掉在地上,工具叮呤咣啷的散落一地。

Tsuyoshi大惊中本能地往后退,一股粗暴的力量将他彻底推出了街垒。

晕眩让Tsuyoshi失衡,摔在泥泞的路面上,Masu趁机将一根麻绳在他双手腕乱七八糟缠上几圈,扯紧,将他拉起前行。

有暖暖的东西从头部流经后颈,眼前的少年身形重影遑遑。

“你这是……要干什么?!”

少年扔掉手中的石头,苦笑说:“我只有这一个法子……”

身后传来惊呼,退后的哨兵终于察觉异变,在街垒口子大呼小叫,却不知是因没反应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害怕,并没有出来帮忙。Tsuyoshi的心却是迅速往下沉,尽管他的脑袋仍然钝痛,他却从Masu的语言、动作清晰地预感到他要做什么。

他们一路绕过横七竖八的同伴的尸体。Tsuyoshi挣扎、拉扯、踢打,却无法阻止Masu——这个并不高大的少年不仅壮实有力,更是铁了心,无视Tsuyoshi的抗拒拉扯着他向敌方阵地进近。

Tsuyoshi脚下打滑,跪在一片褐色的、腥臭的液体上。云朵遮住了月光,Tsuyoshi身后不远处是一具面目模糊的尸体,一串深色的东西从它剖开的腹腔拖延到他的脚下。

上帝,我是否如此罪孽深重,也将变成这幅模样。

冰冷如蛇行般从脚后跟一路延伸至脑髓,让他剧烈的颤栗。

慎防和谐下转小黑屋

今次改了屋钥匙:KK最近用作单曲名的某种宝石,其中F与OH比为2:2时的化学式,全大写,去除标点符号,全字母8个数字4个共12位。(大家百度见。。。)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