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Tail

丑恶在于,赤子的胸怀难敌这纷扰世态,但血哽在喉中不吐不快。

堂本光一「エンタテイナーの条件」vol.44いろいろビックリだった初『紅白』

原来红白也是现场伴奏的啊,失礼了

天使が消えた街:




充满各种意外的第一次『紅白』




  去年年底作为KinKi Kids第一次出演了『紅白歌合戦』。总会被人问到「第一次出演红白心情怎样?」,因为我对于任何演出的心理准备都是一致的,演唱的心情也与其他歌唱节目别无区别,所以并未有特别的紧张感。对于舞台剧也是一样,也有因为我一直在演的原因在吧,本身我就很不喜欢「因为今天是初日」「因为今天是千秋」这样将某个日子特别对待的做法。


  非要说的话,收看的观众人数压倒性的多,和来自媒体的超高关注度,才是红白与其他歌唱节目最大的区别吧。在结束彩排之后是『紅白』惯例的各个(组)演出者单独在大厅接受媒体会见,在那其中,也有我们平时不太会打到交道的媒体。也许因为这个,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些与平常不同的热烈气氛。


  在四个半小时的放送中,KinKi要出场的地方是演唱自己的歌曲(『硝子の少年』)和最开始出场和最后集体出场和副音声实况嘉宾,虽然只有这四次,但让我有了一种在休息室待的时间很短的感觉。也就是说,在最开始出场之前的很早之前就被叫过去了。在走廊和舞台边上待机了大概半小时…就是这样的反复。所以几乎没时间观看其他歌手演唱呢。


  『紅白』几乎不会使用提词器(=显示歌词的显示器)。真正有显示歌词的只有最后的『蛍の光』。虽然现在其他的音乐节目都让我们使用提词器,不过这次是“歌唱比赛(歌合戦)”嘛。记清楚歌词是前提条件吧。


  所有的出场歌手,都可以选择是乐队现场演奏还是放录好的伴奏。我们选择了一如既往的乐队现场伴奏,但因为乐队是在另外单独的录音室同时演奏,所以其实在观众看来是无法真正分辨出哪首歌是现场演奏哪首歌是放的伴奏的。所以在这里我们为了引出乐队现场伴奏的临场感,提出了「最后用“掻き回す”(=将最后一个音刻意提高,由现场歌手的手势而结束)与现场观众一起结束整首歌怎么样?」的提案。


  不过,作为KinKi这个表演者得到的表现时间是已经规定好的。所以想要在最后的尾音时留有掻き回す的时间余地的话,就要靠自己节省出时间来。因此我们将原曲每分钟加快了两拍,加快了全曲的节奏,争取到了最后的一点时间。在那之后工作人员需要我们来决定掻き回す的时长。这里让我稍微吃了一惊。因为我想掻き回す是配合当时现场的气氛做出的,若是要精确到秒数的话不是会破坏得来不易的现场感吗?最后经过了多次商谈才决定下来…不过这才是『紅白』吧(笑)。




因“野鸟会”的登场而受到冲击




  关于最终的胜负,整场结束后围绕审查方的判定方法产生了很大正义,其实当时台上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笑)。不过因为我对红白的认知只限于“以对决形式进行的盛大节日祭典”,所以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如此在意输赢。比起胜败,我个人更加吃惊的是现在居然还在请野鸟会的人们来数观众席的红白扇子这件事。在这个已经极端数字化的时代居然还在用这种方法!真是吃了一惊(笑)。


  放送结束之后也参加了庆功会,所有的都结束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吧?在那之后先回家一趟,然后为了第二天的大阪演唱会而乘坐早班飞机过去。所以今年都没有初诣。


  要是论除夕日的忙乱的话,我认为还是往年那样KinKi在东蛋开演唱会的情况更忙一些。早上早早就要去东蛋,与数不清的前辈后辈们一起进行『ジャニーズカウントダウン』的彩排,下午开始是自己的演唱会的彩排,和正式演出。结束之后还有『ジャニーズカウントダウン』的正式表演…就是这样,每年都是忙得不可开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让我们出演『紅白』反而让我们过了一个相对平稳的除夕。红白上穿过的白色演出服在元旦的阪蛋演唱会也穿了。在安可的时候穿的。因为最开始根本没有提到(想在阪蛋穿那件白衣服),所以那身衣服就被搁在了东京,到了大阪我突然想到了。因为如果前一天晚上在电视上看见的样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话大家会很开心吧。刚也对此表示同意,所以赶紧让人送了过来。那时是下午的一两点左右。虽然要赶上6点开演的话时间有些紧,但是如果是安可的话就没问题了。紧急配送的工作人员,知道他们送的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吗?(笑)




按照专门分开会更有效率




  结束了这样的年末年初,开年就开始了『Endless SHOCK』的排练。因为这次更换了近一半演员,因此比起往年每天都过着忙于进行记忆工作(=记住动作,站位,歌曲,编舞的工作)的日子。


  这次一次性更换了如此多的成员的理由是为了强化歌唱部分的表演。要直接地说出来的话,当拿歌曲与跳舞来比较的时候,无论如何舞蹈都会略弱一些的。而这时只要让以唱歌为主的演员去教以跳舞(同时又要唱歌)为主的演员就好了。反之亦然。像这样活用擅长的领域,有时会得到相乘的效果。像这样一口气分清楚专门领域,也不会让演员们之间产生莫名其妙的对手意识或者摩擦,可以更好地团结整个团队。当然我不是在说之前的company关系很差(笑)。


  这次有三张Jr的新面孔出现。不过并不是很简单就决定是他们的。最初进行了一个大概有三十几个人参加的试镜,在那里合格的只有寺西拓人和松田元太两个人。因为经验丰富有实力的很多Jr当时都已经决定出演其他舞台了(苦笑)。所以我有些强硬地去问事务所了。「再这样下去『SHOCK』要怎么办?没有能顶上的孩子的话,就从外面招人吧?」。然后事务所说「那你看这孩子怎么样」,带来的孩子就是关西Jr的滨中文一。


  文酱(=滨中)在排练中也十分认真地回应了这份期待。看着他努力的样子,我觉得让他只演一直以来既有的角色太浪费了,于是专门为他改写了一个适合他个性的角色。有了这样的经过,对我来说文酱简直就像“救世主”一样。


  第十八年的『SHOCK』在演出上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即使如此,也会尽全力,让每一天的每一场公演都是“史上最高”而努力。



评论

热度(104)

  1. shimotsukinIRIS' Tai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