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Tail

丑恶在于,赤子的胸怀难敌这纷扰世态,但血哽在喉中不吐不快。

[AU]瘟疫之城 3-4 禁忌的恋人

架空世界,中世纪+蒸汽朋克风格。各取所需,无爱勿入。


依依不舍的结果,是Tsuyoshi离开塔楼的时间超出了宵禁限时。他像小偷一般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穿过走廊,回到属于自己的宿舍,幸好一路上没有遇见巡夜的看守。室友Ralph并没有栓上门,他得以顺利进了去,没有惊醒睡得跟死猪一样熟的室友。

Tsuyoshi脱掉衣服鞋袜,看见床上离开时随手扔下的圣经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他才想起自己今晚没有吃任何东西。他躺回自己的床,看着半扇窗户外微弱的星光发呆。一切跟无数个夜里没什么差别,心情却仿如隔世。纵使身体已经筋疲力尽,大脑仍然不受控制地想起不久前的缠绵。Tsuyoshi用被单将身体卷起,模拟着Koichi身体的温度,逐渐进入沉眠。

梦中,小船在看不见彼岸的夜海浮浮沉沉,他握着桨坐在船头,Koichi坐在船尾。

雾霭沉沉,船应该开往何方?

他茫然回头,看见Koichi温柔的笑容。夜空亮了,无数星光倒影在两人身旁,像一颗颗散落人间的宝石。他安心地转过头,划开黑夜……

 

第二天Tsuyoshi在饥肠辘辘中醒来,身体像打过一架般肌肉酸痛。已经日上三竿,室友Ralph早出去上工了。

磨蹭了半天爬起来,往开水房买了一桶热水,在洗漱间洗澡刮脸,换了衣服,神清气爽。斟酌了一下,又下楼买了一桶热水,一口气抬上六层楼。塔楼的小房间的门没有从外扣锁,显示里面还有人。Tsuyoshi没有敲门,把水桶放在门口就回去了。

磨蹭着时间便接近中午,是时候到食堂享用一天里唯一一顿免费餐。

Tsuyoshi在食堂里先遇见了Ralph,Ralph抱怨他昨晚迟迟不归,自己惴惴不安管教会不会来查房直到眼皮撑不住睡着了;Tsuyoshi恳请他保守秘密,并请了一串烤肉作为歉礼。

接着又遇见不少午间放工的纳克特熟人,顺理成章一起吃饭。有人问Tsuyoshi教堂的工程已经结束,接下来准备找什么生计,巧的是另一位在玻璃工场打工的乡亲则说工场正缺人呢Tsuyoshi来试试吧。Tsuyoshi之前画师的报酬比一般工作高很多,他本意优哉游哉休息一段日子,但想起Koichi的轮轴工场近段时间很少开工,两人过日子嘛还得未雨绸缪,便答应下来。

一切看来如常,没人察觉昨晚他们发生了什么,本来多少有点惴惴不安的Tsuyoshi松了口气。

没想到刚吃完饭,管教就找上门来,却是说有人来探望。

达摩克里导化院的探访制度极严,比一般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院里的人自然不能申请会见,哪怕是外面的人申请,手续也非常繁复,导化院建立两年以来,成功与会见亲人的居民寥寥可数。

Tsuyoshi被带到摆放着一张长桌的会谈室。长桌的另一头,坐着的发小Junichi Okada。Junichi穿着质地上乘的便服,头发梳得整齐,皮肤晒黑了不少。

久未逢面,Tsuyoshi愉快地和对方打招呼,温文沉着的青年贵族将来人彻底审视了一番,露出了愧疚的神色:“Tsuyoshi,你在这里好吗?你瘦了。”

Tsuyoshi在桌子另一头坐下:“我很好。”紧接着又问,“你呢?近段时间在忙什么?”

“前段时间我到中央述职。我升职了,中尉。”年轻的中尉平静地说着,没有一丝少年得志的意气飞扬。

“恭喜你啊,Junichi!”

Tsuyoshi欢喜地伸长手臂,Junichi笑了笑,伸出手隔着宽阔的桌面握住友人的手掌。

“出发前我让Ken他们多来看看你,可是他们的申请都被导化院拒绝了。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早点回来……不,我根本不应该离开。”

“晋升可是大事,不可耽搁。”

Junichi问:“你来了也有一段时间,感觉这个导化院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Tsuyoshi简单地说了一下在导化院经历的事情(略去了他与Koichi私交的事)。Junichi表现出很大兴趣,屡屡打断细问,特别是导化院的运作,管理人员的层级,或是城堡居民的结团。比起聆听他人发牢骚,更似迫切地套问些什么——这一点都不像他一贯沉静的性格。

“我了解的大概就这么多。那么Junichi先生,你还想知道什么?”

似乎意识到自己态度的不妥,Junichi勉强一笑,道:“Tsuyoshi,我不是逼问你……只是越详细越好。”

“我知道你一直希望为我洗脱冤罪。不过欲速则不达。”或许Junichi在内疚,迫切地希望救自己离开。

然而Koichi却得继续留在这里。

“现在我在导化院生活得并不糟糕……或许再过一阵子也不迟。”

“这样一点都不好!”

Junichi的尾音轻微升高,或许他人会被他勉力维持的表面的冷静欺骗,但Tsuyoshi不会。

“Junichi,你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才害怕!”Junichi抚着额头,声音消沉,“父亲说了,让我不要再插手导化院的事。”

“伯爵他……”

“你想想,以Okada家的背景,如果滥用私权要从一所导化院带一个人出来有何难?而对于我为你申诉洗冤的事,父亲向来不管不问,但是现在他却毫无解释地要求我停止,那又是为了什么?”

“也许,他只是不希望我的事情耽搁你的仕途。”Tsuyoshi寻着理由,勉强安慰。

Junichi径直说:“依父亲的口吻,比起你他更在意城堡本身。我试着调查了一下达摩克里导化院,它从监狱改为导化院不到一年,改编之前清走了一批重犯和刑期即将结束的人,此后就只剩下一些符合进入导化院感化的轻罪犯;工作人员基本沿用过去监狱的人,背景看上去没有与特定党派存在勾连。运作上,除了出入人员与物资比一般导化院严密得多以外,并没有查出什么大问题。”

“所以?”

“所以,这反而让我更不安……我怀疑,导化院背后不是一般的势力,他们不容许有任何人干涉城堡里的事情——或者说,计划。”

Tsuyoshi感到心在逐渐下沉。

“所以Tsuyoshi,我希望能从你口中知道更多城堡的事情,我会从外面着手调查,首要保证你安全。你好好想想城堡里还有什么让你特别在意的,比方说奇怪的家伙之类。”

Tsuyoshi心念一动,想到那些不明传闻。他的直觉告诉他,城堡的异常与Koichi脱不了关系,而Koichi的身世恐怕是解开这些谜团的钥匙。

他试探着说:“城堡有一个名叫Koichi Domoto的修士,人挺有趣,却有些神秘。这个人发生过什么事情,能帮我查一下吗?”

“Koichi Domoto?!”桌底下传来一声闷响,却是Junichi无意踢中桌脚。“长着一张狐狸脸的……那个当过海盗的恶魔徒Koichi Domoto?”

Tsuyoshi对他的称呼反感,却不能表现出来,只是轻轻点头承认。

“可恶!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没向我报告?!”Junichi根本没有留意Tsuyoshi,只是焦虑地自言自语,“还是说根本没查出来?难道关押名单里面根本没有他的名字?!”

“你也认识他?他是这么有名的人物吗?”

“当然认识!海盗集团Millennium的二头目,异端通缉令上的一级重犯。一年前我亲眼看着这家伙被送上火刑柱又放下来,那时我追问审判局为什么,那些大人们左右言他模糊回应,最后回复我已经秘密处决,没想到却被送到这里!”

“他到底犯了什么罪,要被处以极刑?”

“他涉嫌使用邪术……”

“散播瘟疫什么的是吧?异端庭要审判一个巫师或女巫时最喜欢用这套路。”

面对Tsuyoshi的打断,Junichi皱了皱眉:“不说这个,海事庭那边,确实记录了他上百起海上行劫,20起纵火,56起绑架勒索,18起强奸,共杀死187个平民和僧侣,还有不计其数的伤者。”

“就不可能是插赃嫁祸、屈打成招吗?看起来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这些都是有证人有他亲自签字认罪的!这就是知人口面不知心。”Junichi咬牙切齿道:“别的不擅长蛊惑人心Koichi Domoto可最擅长。你不知道,那家伙可是Millennium的首领的情人,上船区区两年就爬到二头目的位置,用了多少手段!为了笼络其他骨干,不惜背地里……”

“够了!Koichi不是这样的人!”Tsuyoshi激动得提高了音量,甚至站起半个身子。

当!闸门突然被打开,一直在外候命的看守冲了进来,看见站起的Tsuyoshi又看了一眼另一边脸色阴沉的Junichi,向Tsuyoshi道:“坐下!保持安静!”

Tsuyoshi悻悻地坐下。

“失礼了,长官。我们没事。”Junichi道。

看守敬了个礼,虚掩上门出去了。

“Tsuyoshi,我认识你十多年,你从未这样跟我说过话。”Junichi皱着眉头,表情严肃,“你从刚才开始便处处维护着那个恶魔徒,你该不会和那个人好上了吧?”

Tsuyoshi心里咯噔一下。

 “你怎么这样说?”

“你自己大概不知道,每次提起他,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你错觉了吧……”Tsuyoshi念念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拨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还要不要向挚友隐瞒这个重要的事实。

“看来我猜对了。”Junichi的眉头皱得更紧,“你该不会,和他发生关系?”

“!!!”Tsuyoshi大脑嗡一下蜂鸣,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Tsuyoshi你站起来。”没有等Tsuyoshi主动站立,Junichi攀过桌面,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拉起来,“刚才就想看清楚这什么东西!”

Tsuyoshi还未察觉怎么回事,领子已被拉下,暗红的印子暴露在空气中。

“果然!!”

Junichi满腔怒火地把Tsuyoshi摔回去。

看守再一次冲进来,不动声息地敬了个礼:“中尉先生,就像之前所言,导化院的规定,会面双方应该避免肢体接触,避免喧哗。另外,请您合理安排时间。”

 “抱歉,不会再犯了。我们还有几句话就结束,还请您再通融一下。”

“好的。”看守点点头,再次退出去,从通透的一侧栅栏可以看到他来回踱步的身影。

Tsuyoshi感觉撞在椅背上的脊骨像裂掉一般疼痛,脖子仍被无形的手掐着,每说一个字都要无比用力,“是的……我喜欢上了Koichi。还和他做了。”

“你怎么这么糊涂?!”Junichi双肘撑着桌子,神经质地望了走廊一眼,拼命压着嗓子说:“男人跟男人……可是下地狱的!而且还是那样肮脏的婊……”

“Koichi不是,他不是!他甚至救过我的命。他的人格我打包票,绝对不是传言那样子!!”

Tsuyoshi憋得眼眶通红,甚至有点顺不过气。他也曾想象过Junichi知道后震惊的样子,却没想到一向中立冷静的人居然反应激烈到这种程度。

又是一声踢到桌脚的闷响,力度让沉重的杉木桌偏离的原位。Tsuyoshi吓了一跳,还是继续说:

“或许当年的审讯记录对Koichi很不利,但是Junichi如果和他相处过,一定也会和我一样,怀疑其中有什么内情。”

“要我和他相处我会杀死他!”Junichi捏着拳的手在轻微颤抖,不知是愤慨还是竭力压抑着不用更难听的唾骂,“我总能知道他做过什么。倒是你,你见过他挥剑杀人的样子么?”

Tsuyoshi心头一片冰凉。纤细、温柔、总是向他微笑的Koichi不适合拿剑——或许这不过是自己无意地逃避某些显而易见的证据,比如指节的厚茧,比如身上累累的旧伤。

但是,即使这样……

Tsuyoshi双手虎口握紧,又松开,最后说:“确实,我没看过。是我欠缺周详,他的事情我不应该请你调查,应该让他亲口告诉我。”

“他会巧言令色欺骗你。”

“他不会。”

“你太单纯!你什么都不要问,从今天开始离他能多远走多远!”

“Junichi,你我认识这么多年,你认为我会色欲熏心或是滥发同情心而和谁交往吗?”

Junichi盯着他,他也盯着他,毫不让步。半晌,Junichi终于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

“所以你清楚我的回答。我决定和他在一起,就有觉悟面对什么。”

“这才最麻烦!”Junichi垂头丧气地扯着头发,念叨着:“……为什么偏偏是Koichi Domoto啊!”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我不配做你的朋友吧。”

Tsuyoshi越说越小声,也不晓得对方是否听到。即使Junichi不说,他也知道他为他付出了多少,到头来自己却一再令他失望,就算Junichi说出绝交之类的话也是应当,毕竟一名贵族军官无论如何不应和一名同性恋囚徒有什么瓜葛。

“罢了!”Junichi摆摆手,叹了一口气,“我认为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今天的事情。”

Tsuyoshi点点头,松了口气。

Junichi正欲站起,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得急急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向他说过我的姓名?或者是身份?”

Tsuyoshi摇头道:“我只提过你名字。我知道你不喜欢用令尊的身份招摇。”

——对于被院长威迫审问时情急借Junichi的身份来脱身一事,Tsuyoshi一直惭愧。

Junichi是Okada伯爵的私生子。从小随着母亲在纳克特城生活。直到18岁的某天,伯爵将他接回卡克萨公国,改了姓,正式成为Okada家的一分子。Tsuyoshi与Junichi识于微时,那时候Junichi还不是Junichi Okada。虽然五年过去,两人身份地位都有了更大差距,Tsuyoshi仍只习惯称呼他的名。

Junichi认真道:“暂时不要把我的名字和身份告诉他。只有这点,请你向我承诺。”

Tsuyoshi答应了。

“我下周再来看望你。请你务必万事小心,特别是那个,绝对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除了我!”

看见看守举着怀表准备进来,Junichi才不得已站起离开,末了还不忘地强调。

Tsuyoshi看着那气冲冲急匆匆的背影,仿佛满滞的情绪找到了宣泄的出口——虽然并不温柔,但终究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即又担心起来。

 

Tsuyoshi决定和Koichi找一个适合的时间详细聊一聊。却似乎“响应”着他的想法,Koichi开始“繁忙”起来。首先是置闲了一段时间的轮轴工场变得经常需要加班(比Tsuyoshi那人员短缺的玻璃工场放工更晚),而仅剩的业余时间Koichi也一反常态不宅在宿舍,要不参加一些不知道是啥的餐会、朗诵会,要不去了图书馆,甚至干脆找不到人,总之不到临近宵禁时间不回房。一来二去,再神经大条的人都会发现(何况Tsuyoshi并不大条),Koichi在用如此绌劣的方式逃避与他独处,让人哭笑不得。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Tsuyoshi忍无可忍地告了半小时假提前下了班,直接来到轮轴工场。

Tsuyoshi在工场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正巧遇见和Koichi同一个车间的少年Masu出来。Masu看见他,高兴地上前打招呼。

“Masu,你们工场最近很忙吗?”

“忙吗,还是老样子。”Masuda苦笑着脱掉厚重的工服,“Tsuyoshi先生今天真早,是来找Koichi先生吗?”

Tsuyoshi点点头。

“他在里面。”Masu往车间指了指,“我带你过去。”

Masu带着Tsuyoshi穿过正在积极收拾准备放工的人们,当他叫着“Tsuyoshi先生来了”并到达时,Koichi把放好在架子上的零件撞散了一地。

“Tsuyoshi……”

“Koichi,好久不见。”Tsuyoshi看着他七手八脚收拾地上的东西,也不转弯抹角,“我想跟你聊聊。”

“我今天晚上要去跛子Rodd的聚会,恐怕不行。”

一旁听见的Masu惊讶叫道:“哇,Koichi竟然会去跛子Rodd那黄段子聚会——”他忽然感觉气氛有点微妙,讪讪地住了口,眼珠溜溜朝着诡异的两人张望。

“诶,听起来挺有趣……”

因为这人的事情自己纠结了多久,这人现在还装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Tsuyoshi咬咬牙,凑近他耳边,悄声说:“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亲近了,天知道我多么想你!”

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人从耳廓一路红到脖子。

Koichi憋着那张人见人怕的黑脸,一把拉起Tsuyoshi:“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评论(2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