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Tail

丑恶在于,赤子的胸怀难敌这纷扰世态,但血哽在喉中不吐不快。

[AU]瘟疫之城 5-2 瘟疫之城

2个月没有更新了,实话实说今天年夜更这篇似乎不大应节,不过答应了某人要在年前更一发啊所以我还是完成了哦~ 顺道祝大家春节快乐哈~更完我出去吃夜宵和上头柱香啦


【配角死亡有。】

=========================================

5-3

 

与其说时间把握得准确,不如说是幸运女神刚好在这一方。

门外纷乱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时,Koichi刚好给自己完成粗略的包扎,他被迫中止了对Kondou伤口的处理,改为塞住他的嘴。

大门被敲开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人影与火光迅速充斥庭院,手持蓝燧石灯的警卫们铺开搜索,很快便迫近了Koichi的藏身之处并发现他们。

“发现暴徒了!!”

与警卫怒吼几乎同一时间,身后也传来了另一股的振动,薪柴点燃的火把与灰扑扑的身影一个接一个出现,正是Tsuyoshi带着被囚禁于城堡的人们赶到了。炙热的红火与蓝燧石灯的莹蓝光芒形成泾渭分明的两边。

怒气冲冲的人们涌向Koichi和被绑的导化院院长身旁,自然与守卫们形成对立的阵势。一如Koichi与Tsuyoshi事前猜想,部分警力被派往参与城里布施活动维持秩序,出现在这里的目测不过三十,比这近三百的居民人数少多了,可是这持枪握盾的警卫与拿着随手捡来的棍棒、椅子乃至餐具作为武器的修士相比,依然占有优势。

“我们无意与你们为敌,也不想伤害院长。”Tsuyoshi上前两步,瘦小的身体隔在森严枪口与居民之间。“我们只争取我们应有的权利!”

“你们要什么?放开院长!”在院长无法指挥、被迫作为临时最高决策者的副官不得不站在重重守备之前高吼。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这件事不禁关乎修士的生命安危,还有高举火枪的你们!”

喧哗逐渐停下。

“各位兄弟,你们一直疑惑的事情,现在我请院长一五一十解释。”

Tsuyoshi望向Koichi与Kondou。Koichi用剑柄敲了一下院长的肩膀:“Kondou院长,当着众位修士和长官面前,看在上帝的份上,请你亲口告诉大家,教廷要在这里干什么!”

院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于嘶着声道:“……是异端局,改造了达摩克里监狱,模拟成真正城市的生态,是为了进行人体试验,研究对付瘟疫的方法。”

Tsuyoshi补充道:“他们在诸君没有留意的情况下,导入了各种各样他们认为可能诱发绀肿病的因子,希望诱发疫病,从而掌握其源头和研究治疗方法。”

人们骚动起来,迫切的追问声此起彼伏。

Koichi挥手让众人稍作安静,继续说:“可惜,他们的实验了那么久,却无法取得突破,他们已经厌倦了养着这些白吃白喝的家伙,决定采用更激进的手段,进行最终的实验。”

“什么、说啊!”

“他们准备从疫区运来病死者的尸体,直接投入城堡之中,让你们一个接一个染病,这拥挤狭小的城里无处可躲,无处可逃,你们只有死路一条。而他们美其名为研究的,作壁上观目送这座城的灭亡。”

这一次不仅城堡居民,警卫们也完全被动摇,松懈了举着的枪,副官手舞足蹈大声吆喝,勉强镇住自己的人。他大声质问:“你们怎么证明,院长不是被你们要挟说的这些话?!”

“我们有证据!”Tsuyoshi急忙从内衣掏出那册记事簿,高高举起,“这是院长的日记,记录了这一年以来教会秘密进行的实验!”

副官道:“把它给我!”

“抱歉,这东西不能给你。不过你不必怀疑它的真伪,”Koichi取过Tsuyoshi的笔记,展示在Kondou眼前,“院长,阁下确认这是您的东西吗?”

Kondou无可反驳地点下头。

居民们的怒火彻底点燃,他们挥舞着拳头与武器,涌向被捆绑得动弹不得的院长Kondou——Koichi和Tsuyoshi不得不阻止并隔离他们,否则愤怒的人们也许就地将Kondou杀死。

警卫队伍中一人喊道:“院长,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们?!你置手足生命安危于何处?!”

“我也他妈什么都不知道啊!!” 

Kondou被孤立在人群中的一小块空地中央,头发衣衫被推攘撕扯稀烂,脸上还带着几道抓痕,无比狼狈,“异端局接管监狱后就安插了自己的人,不仅自干自活,还越过我下达命令!!我也是觉得奇怪才调查教会在干那些天杀的事啊!!”

 “请大家冷静!不要争吵!!”Tsuyoshi挥舞手中火枪,大声呼叫,“我们应该想办法合作!!”

这下居民们可不满了:“合作?别说笑了!哪有囚犯跟警察合作的道理!”

“大家听我说!这里很多人,都不过是犯了一点小错而被判反思、甚至有些人蒙受了不白之冤而来到这里的,无论如何都不是该死的人对吗?”

“对!”众人回答得齐整。

“但原本就在此工作的警卫、管事何尝不是一样呢?大家都是受害者!兄弟们,我们的敌人不是院长和警卫,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实施这个违背教义、违背人道的恶魔计划的幕后黑手,异端局!!”

居民们一时被震慑住,Tsuyoshi抓紧时间转向另一方:“长官,你们听到了吗?我们不是暴徒,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我们无法在这个连混入了什么危险东西都不知道的导化院待下去,你们也一样吧?我们要揭发他们,天主在上,我等祈求之真相与公义终会降临!!”

居民一侧响起掌声,逐渐密集,赞同附和之声不绝。警卫们的目光移转在副官、院长和Tsuyoshi之间,一身戎装的副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看向Kondou的眼里竟是求救之意。

“现在我们人多你们人少,且院长在我们手上,勿论你顾不顾院长的安危,我们这些亡命之徒若拼起命一拥而上你们还有多少胜算么?但是,敌人都未见着先斗个两败俱伤也不划算,所以,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打破僵局的却是Koichi。

 “我要求有三点,一是立即中止异端局对达摩克里导化院的一切干预;二是由中央军部彻查箱庭计划;三是为我们聘请律师。如果长官您担待不起全部人,那我们双方可以各派出部分代表马上动身前往市议厅。当然调查员到来以前,其余人不得离岛——包括Kondou院长您,还得继续陪我一阵子。”

Koichi突然转向Kondou,微微一笑:“当然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一分一毫的,院长,您看当下这环境,这是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Kondou看着Koichi笑得冰冷,貌似商议的语言却找不到一丝选择的余地。他转向他的下属,那一排火枪摇来晃去,早与整齐划一搭不上边,怕不等敌人冲过来心就溃散了。

忽然副官大喊道:“院长,请您下指示吧!”

“你!!”

Kondou双眼快冒出火来,这哪是请示,根本就是让他背这个锅啊!只是到口边的粗言秽语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因为他的肩膀又被拍了一下。

Koichi道:“院长,只要您点头认可这交易,我立刻为您松绑。”

Kondou面如死灰,勉为其难地点下头。一时居民间欢呼雀跃,那绷紧的警卫队员也松了口气,不知不觉垂下了枪。

Koichi按照约定割开Kondou身上的麻绳,Kondou一动胳膊就龇牙咧嘴。

“我要处理伤口,让我的人过来伺候,这没违背约定吧?” Kondou不好气的说。

Koichi不拒绝他,让那副官派两个下属解下火枪过来。Koichi将Kondou交给那两人,看着三人似乎准备找个角落坐下,Koichi也没闲暇一直监视他们,想着该找Tsuyoshi商讨接下来的安排,便回头招呼谁来接替。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把声音:“Kondou院长,你就这样违背正途,与逆反者为伍吗?你几十年来辛勤建立的一切,从此再也不属于你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那声音不大,欢庆的人群甚至未必听到,却立刻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

Kondou猛然回头,在一片莹蓝中搜索,最终定格在一张脸上。他肩膀开始轻微的颤抖,脸色惨白而扭曲,口中喃喃自语:“不,不可以……”

“那是教会安插的内应!!”

Koichi也迅速反应过来,但还未来得及呼叫人,便听到Tsuyoshi一声尖叫,他心知不妙急忙回头,却见银光一闪,电光火石间响起一声爆裂的枪声,猩红的热液喷溅了一头一身。

Tsuyoshi听到有人发声时尚未反应过来,回头却见的Kondou忽然从身旁警卫腰间拔出短刀,猛然冲向孤身一人的Koichi,两人距离极近四周又无他人,眼见刀尖快要触及Koichi身体,Tsuyoshi本能地扣下火枪的扳机。

空气一时凝滞。

Tsuyoshi轻轻的啊了一声,枪掉在地上,像木偶一般站在原地。

Kondou院长匍匐在地,刀尖割破了Koichi的前襟,记录了导化院所有秘密的笔记掉出来,落在血泊之中。Kondou伸手抓住了笔记一角,嘿嘿地笑了两声,咳出一口血,怎么也无法将手缩回去,整个人不停的抽搐,眼看是不活了。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慑,数百人的空间一瞬间死般静寂。

Koichi抬头,视线彼端的Tsuyoshi仍然维持着适才的姿态,双眼空洞地向着他。Koichi抿紧唇,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刀,利索送进了Kondou的心脏,让他彻底停止了抽搐。

Koichi擦去脸上的血污,回头走近Tsuyoshi,轻轻握住他冰冷颤抖的手,小声在他耳边说道:“没关系的,Kondou已经死了,是我,把他杀死了。”

他随即回头,高举染血的刀,高声向着还在目瞪口呆的导化院众民道:“诸君,导化院院长Kondou已经死了!导化院违背承诺偷袭,现在开始我们也不用留情!我们不是暴乱者,我们是起义者!!”

人群爆发出呐喊,鲜红的火把越过红蓝的界线,如潮水般向前方涌去。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