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Tail

何时起你看不起当初,曾动人情景拒绝点播,潮浪里忘记有谁陪着你活过。

[AU]瘟疫之城 5-1(下) 瘟疫之城

5-1(下)

声音落下的一瞬,Koichi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同时将Tsuyoshi掩护在身后。

眼前出现的,是同样手持长剑神情戒备的Kondou院长。

“院长?!”

Kondou看到屋中二人和一塌糊涂的桌子,不怒反笑:“该死的同性恋,半夜摸进我的房间来,偷罪证吗?!”

Koichi只是哼了一声。Tsuyoshi道:“Kondou院长,你知道教会要对导化院做什么吗?他们将在城里传播瘟疫,所有人都会死!”

Kondou脸上现出明显动摇的神色,抖了抖嘴唇,道:“那些家伙不会胡来的,你休想挑拨我!”

Koichi冷冷道:“院长记下他们的每一条命令,就不为自己留条生路?如今多年心血眼看毁于一旦,说不好连命都搭上,你还犹豫什么?”

Kondou脸上一时青一时白,最终却呸的一声: “胡说八道!传播瘟疫的、不就是你们恶魔徒吗?”他举起长剑,杀气毕露,“老子现在就肃清你们!!”

挥舞的长剑刺去Koichi,Koichi险险抵住,刀刃处激出火花。

“那样、我也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

两人短兵相接,瞬间便交过数招。别看Kondou平日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毕竟底子还在, Koichi技艺纵略胜一筹,却吃了短兵器的亏,还要时不时援护手无寸铁的Tsuyoshi,两人一时间竟战个不相上下。

眼见交战中的人频频挂彩,Tsuyoshi在旁看得焦急。导化院禁止居民持有武器,哪怕是当厨工的也不许把菜刀拿出厨房。Koichi费尽心机搞到一把短刀,Tsuyoshi却没有,办公室空间狭窄,密集的剑网他既无法介入,也无处匿藏。

忽听得Kondou一声怒吼,猎猎的剑锋竟是冲着一旁的Tsuyoshi而来。Tsuyoshi慌忙闪避着翻滚到了墙边,一屁股坐在地上,被硬物硌得巨疼,伸手一摸看,却是一个镇纸的石雕。

Koichi没想到Kondou会突然转向攻击Tsuyoshi,急切地冲上解围,却不料Kondou对Tsuyoshi只是佯攻,迫退Tsuyoshi后立马反身一剑,却是直迫Koichi胸口。然而挥出的刀已来不及收回,只得举起左臂,硬是承受了刺向要害的一剑。听得Tsuyoshi一声急呼,几乎同一时间,眼角处黑影闪动,Koichi本能偏转身子,一个石雕镇纸擦过他的额角飞向Kondou,重重地击中Kondou的鼻梁。Kondou噔噔地后退数步撞上墙壁才站稳,鼻血流了出来。他正好已退到门口,立刻虚晃一剑,捂着鼻子狂奔而逃。

“追!!”Koichi不看一眼血流如注的伤口,大步追出门。Tsuyoshi紧跟而去。

Kondou在黑暗的楼道夺命狂奔,二人紧随在后,Koichi身上带着伤,却丝毫没有减慢速度,他本体能比Tsuyoshi好,一心想着不能让Kondou通知上其他人,追着Kondou率先冲下楼梯出了门口。

两人沿着城墙一前一后狂奔,百米开外便是内城入口岗亭,只要Kondou抵达就能得到支援。眼见岗亭越来越近,Koichi放手一搏,像暗器般投出手中的短刀。Kondou听得背后风动,头颈一缩,短刀命中了他肩膀,长剑脱手飞出落在不远的地上。

趁着这个机会,Koichi飞身将其扑倒,几乎同一时间Kondou反手拔出肩上的刀刺向Koichi,Koichi右手勉强握住他的手腕,与之抵抗。Kondou背上中刀并非要害,Koichi左臂流血却有段时间了,不但难以助力,体力也逐渐衰减,咬牙屏气,却抵不住眼前的刀尖越发迫近。

忽然有人噔噔跑来,毫无疑问,正是Tsuyoshi。

Tsuyoshi也不顾那刀刃会否伤手,双手掰住Kondou的手指往后拉,直到Kondou终于握不住那刀,眼睁睁地看着落入Tsuyoshi手中。

“别动!!”Tsuyoshi将短刀架在Kondou的脖子上。

立竿见影,Kondou果然不敢动弹。Koichi朝着Kondou腹腰狠踢了几脚,让他暂时无力反击,才去捡起他的长剑。

忽然,前方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什么人!在干什么?”

两个警卫从前方内城楼跑来,衣装不正,步履拖沓,其中一人甚至连帽子都没戴上,显然是值班的门岗在瞌睡中被声响吵醒,出来看个究竟。待跑近到终于认出眼前的人,不由得大吃一惊,立刻端起拔出腰刀。

Tsuyoshi脚下还踩着Kondou,扬起短刀大叫:“别过来!院长在这!!”

两个小守卫显然也没面对过这种阵势,一时尚在犹豫是否要放下刀。

“睡得连火枪都忘了带出来的家伙,啧!”

Koichi一手揪着Kondou后领将其拉起身,挡在Tsuyoshi身前,反手将剑架着脖子,稍微用力,一道鲜血便顺着剑锋溢出。

Koichi怒目圆瞪喝道:“扔刀!否则割断他的脖子!!”

Kondou嗷嗷大叫下令,守卫才相继将刀扔在地上。

Tsuyoshi押着Kondou,小声问Koichi:“现在怎么办?”

Koichi内心其实同样无数的念头交织。Nakai设置的逃狱路线在内城,现在这种状态,还可以实施吗?除了这两个值夜的守卫还有其他人留意到出了状况吗?还是干脆把这两人也一起干掉?

他们身处的位置是视线开阔,一堵围墙一条直路,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地方,警卫营地的方向仍然十分安静。

他将挟持Kondou的任务默默交给Tsuyoshi,率先向着守卫走去,对方紧张地一步一步后缩。突然,一名守卫哇哇大叫着拔腿就跑。

Koichi在所有人尚未反应时就反应过来要阻止,然而顾虑Tsuyoshi以一对二的处境,硬是停下追出的脚步。他两步迫近举剑指向余下那目瞪口呆的守卫。

“不要动!Kondou院长也是!”

守卫颤颤地举起双手,警觉的Tsuyoshi也立刻加大了力度,压制着欲趁乱挣脱的Kondou。

Koichi用剑尖抵着守卫后背:“回城!”

那小看守悔错过了逃走的良机,只得哭丧着脸转过身走。Tsuyoshi头脑本已一片混乱,却在与Koichi一瞬交换的目光中明白对方的意图。

事情不可逆转地流向最糟糕的方向,远方的营地亮起火光,想必已收到消息,岛上所有驻守警卫数分钟后会包围过来。二人独力与数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卫兵对峙,即使以院长为人质也难以胜出。但是如果有掩体缓冲,有更多人一起,未尝没有谈判的空间?

一行人走到内城门口,Koichi顺走了驿亭里的火枪,又命守卫把城门打开。两人挟持着Kondou入内,随即从内关上大门。当下没必要多伤人命,Koichi由得那胆小的守卫逃走。

Tsuyoshi用木棒将门栓上,让外面一时半刻打不进来。两人用Koichi携带的攀墙绳将Kondou绑起来。Koichi带着他们穿过中庭,隐蔽在高大的雕塑之后,这里有大量的长廊和遮挡物。

“喂,你们帮我止血啊。”Kondou嚷嚷着,被Koichi插伤的后肩伤口一直在冒血,将灰色外套染成暗黑。

“您稍等吧,院长大人。”Tsuyoshi说罢,转向Koichi,语气变得非常担心:“Koichi你的手臂……”

昏暗的夜色下并不能看清Koichi的脸色,然而异端苍白的唇部和额头的冷汗还是显露主人的情况,Koichi主要的伤在几近贯穿的左臂,同样并非致命伤,却流了更长时间血,他的黑色皮衣表面全是滑腻血腥。

“我自己来。你赶紧去!”Koichi单手割下衣尾的布料,边将火枪交给Tsuyoshi。

Tsuyoshi点点头,接过枪朝修士的宿舍奔去。城门不可能支撑多久,必须在狱警攻入这里以前回到Koichi身边!

宿舍建筑内已有人察觉了外面的骚动,窗户边聚集了黑压压的影子。Tsuyoshi在大门前举起火枪上好膛——托Junichi的福他碰过这玩意,虽然其准度极难把握,但这么近的距离总是可以的。他朝着门锁连开两枪,彻底打破夜之沉默。

Tsuyoshi将两扇木门推至大开。他忽然想起一年前怀着纳克特城的市民情愿信昂然踏入市政厅大门的一刻,热血涌向四肢百骸。

正义女神啊,请你以剑庇护我!

他深吸一口气,朗声呼叫:“城堡的居民们,不要再沉睡了!我是纳克特的Tsuyoshi Domoto,追求真相与自由的人,跟我来!”


---------------------------------------------------------------------

在通宵加班了两天的地狱式工作的这个周末,我居然完成了这节?!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