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Tail

丑恶在于,赤子的胸怀难敌这纷扰世态,但血哽在喉中不吐不快。

[AU]瘟疫之城 5-1 (上)瘟疫之城

最终章来了!

Chapter 5 瘟疫之城

 【求你把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把我带在你臂上如戳印;因为爱情像死亡一般的坚强。                                               ——《雅歌》第八章第6节】

 

5-1(上)

与Junichi不愉快的会面之后,Koichi回到寮舍,与Tsuyoshi仔细研究了会面的每一个细节,一步一步推测Nakai和Junichi真正要传达的信息。

Junichi交给的蜡丸里面藏着纸条,为防止被发现也不至于立即暴露,里面仅写着几个大写字母和数字。Tsuyoshi对着纸条反复研究回忆,推断出是纳克特城外围某个街区的缩写和门牌。而更重要的信息隐藏在Junichi的话中。根据记载,耶稣在耶利哥治愈了盲人Bartimaeus,神在毁灭罪恶之城索多玛时救了义士 Rode。两人根据Junichi的提示,在承包便所运粪工中,正好有一个名叫Rode的人和一个名叫Barty的人,一试探,果然便是Nakai在城里收买的内应。

根据Nakai的计划,他们将躲在特制的运粪车中,由两名清洁工运出岛外——教会对城堡的运输控制严格,废弃物也必须通过检查并运输到指定地点处理,而运粪车检查得最为松懈。成功脱离后,他们便可逃到纸条上面预定的地点匿藏,再安排潜逃出国。这是Nakai伯爵费尽心思打造的最保险逃狱途径,即使想到那股味道都令人作呕(尤其Koichi),在城堡已危如累卵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方案。

一如两人所推想,随着战期迫近,教会对于达摩克里城已经失去耐心,已经尝试过传闻中的各种诱导条件,也无法使之“生出”疫病,城堡存在的价值日下。教会决定实施最后的实验,从外部“引入”疾病。目前瘟疫在北方肆虐,只要运输时做好封闭隔离,让几个贫贱的村夫将疫病死者的器物运到城里,大概可以迅速看到城堡毁灭的轨迹。

根据Nakai的情报,教会最有可能在圣诞节至除夕之间行动,然而他无法进一步确切日期和计划的具体执行方式。大概是Tulane主教在很早以前察觉到了Nakai的不配合,唯恐其倒戈,安排了眼线暗地监视Nakai的一举一动。而现在,他绕过Nakai部署了秘密灭城的计划后,便公然地限制Nakai的活动,让他不仅无法干预箱庭计划,连私下去做点什么都完全被他们安排的“护卫们”阻挠。

Nakai从未信任过以Tulane为首的主战派,却也未料到局势会演变成得无法挽回,苦思计量下,惟有协助Koichi逃狱一途,才可保住他一命,乃至迫停灭城的行动。被限制在首都的他难以调动自己的外部力量,惟有求助于Junichi、这个表面上的不和者,用尽一切方式传达逃狱计划。这是任何一方、错失任何一步都会满盘落索的险着,对每个人的智慧和信任都是考验,幸好他们都通过了。

 

Tsuyoshi所在的玻璃工场已经没有什么功夫活可了,不少人开始寻找别的工作,Tsuyoshi另有想法自然懒得找工,闲着便到城堡各处工场部门逛逛。这天,他跟着寻求工作的居民们来到内城入口。城外送来几大车散发着霉味的旧床铺衣物,准备拉到集市去——这些肮脏而来路不明的布制品在导化院向来不愁销量。

管事们雇佣苦力来卸货搬运。口袋空空的穷人们争相竞聘,运输队很快招满人。Tsuyoshi看着涌动的人们将小山丘一般的布料蚕食着削平,他皱着眉,本能地避开背着布料的人。天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瘟疫病人穿过的衣服?这么想着便毛骨悚然,他只知道瘟疫迟早会降临这个城堡,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形式。他看见运输蔬菜的车辆忍不住想,看见集市上的药材忍不住想,甚至看着巨大的水净化装置也会想。头顶上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迅速消瘦。

回头,却看到被削平的小山丘对面出现了熟悉的面孔。恋人怀中抱着睡着的小狗,罕见的没有剃胡子,神情峻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神情峻冷的……小偷?各种微妙反差,Tsuyoshi觉得十分有趣,控制不住目光在他身上徘徊,却见恋人以微不可见的角度挑了一下嘴角。

旁人兴许不留意,我却看到你身后的狐狸尾巴得意地摇哦,Mr. Koichi。

Tsuyoshi羞愠地收回目光,对方却突然挑了一下眉毛,转身走去。Tsuyoshi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不紧不慢地追随过去。

自从决定逃亡,Tsuyoshi和Koichi行事更为低调,见面也是可免则免。如今Koichi找自己什么事?是决定逃狱的日子了吗? 

那承担导化院运粪工作的工人有四、五人,两两一组上岗,负责阿克戎岛和周边区域清粪。要实施逃狱计划必须内应的二人一同协力,而这两人恰好编成一组负责导化院的清粪的日子算下来并不多。

Tsuyoshi走过一个较为偏僻的转角,果然看见Koichi抖着腿的身影,Pan在他的不远处玩耍着,场面看上去就像他本来就是来遛狗的。

“Pan,玩够了,咱们回去吧!”

Koichi抱起玩得正欢喜的Pan,迎着Tsuyoshi走来,在接近的时候轻声说:“不等了。20日凌晨5时执行计划,可以?”

Tsuyoshi心脏骤紧,轻轻点头。随着时间越发向圣诞靠近,他的精神已经接近极限,Koichi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恨不得双臂变成翅膀立即脱出这个死亡牢笼。

纳克特地区教会有在圣诞节前的周日举办节前弥撒和布施的传统,导化院的部分神职人员和警卫也需参与,届时导化院的安保将变得薄弱。如果内应的二人正好在这天排班,将是理想的脱狱时机。

“那约定的地点汇合。”

Tsuyoshi再次点头。

Koichi欲言又止,最后憋出一句“待到预定时间才出去,不要到处瞎逛”,便抱着爱犬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Tsuyoshi捏紧拳头,再次确认附近没有人,然后一脸若无其事地沿着宿舍的路走,不让谁知道他的心脏狂跳得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约定的日子终于到来。夜晚,Tsuyoshi如常地熄了灯,躺上床。他的枕头边放着替换的衣服,要带走的东西已经放好在衣服夹层的口袋里,那包括几个大额的金币,几块蓝燧石,一捆针线,甚至几颗糖果。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私人物品,而这个导化院最珍贵的东西也将随他一同离开。

同房的Ralph开始打鼻鼾。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小时,Tsuyoshi却无比清醒,瞪着眼睛望着昏暗的窗外,肆意延伸五感,似乎听到走廊尽头有什么声响,但又似乎是错觉。

狱警结束最后一次巡夜。Tsuyoshi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穿戴好衣物,最后一次检查了全身,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房门。

“抱歉了Ralph,我先一步走啦。外面再见吧。”他无声地对沉睡的室友说。

 

Tsuyoshi警戒地经过连串房间,来到宿舍楼东侧尽头,摸索到生锈的门把手,稍为用力,铁门果然开了一道缝,并发出轻微的滋吖声。确定没引起临近房间注意后,Tsuyoshi更加小心地将门打开可以容纳人的宽度,闪身进去,轻手关上。城堡作为监狱之后这条楼梯被禁用,从一阶出入门到每层梯口日常都是锁上的,日久生锈,虽然Koichi会一点开锁的技巧,两人依然费了不少时间来勘察准备。

果然自己的直觉是对的,Koichi在约定时间之前离开了!

Tsuyoshi心急如焚,然而早已适应黑暗的双目在完全漆黑的楼梯里依然不起作用,只能扶着墙壁摸索前行,指尖感受到的尽是灰尘和污垢。

一楼出口的门锁同样已被破坏。Tsuyoshi确定外面没有异动,打开门走了出去。

冰冷、清新、形似自由的空气扑面而来,让Tsuyoshi浑身颤栗。现在不是兴奋雀跃的时候。首先要去寻找Koichi。

根据警卫巡夜的时间,Koichi应该走得不远。然而这一片未知的黑暗,哪处才是Koichi的方向?Tsuyoshi盲头苍蝇般在附近徘徊,企图找出一丝线索或灵感。突然,建筑物凹陷处一簇被压塌的墙草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处的枯草的气味中残留着一丝不同的香氲,恰似那人身上的味道。Tsuyoshi灵机一动,向着某个方向跑去。

Koichi未告知提早离开的原因,如果少了一点点信任的话,一定会怀疑他已经背叛了吧。真是一个让人无法省心的家伙。

夜空几分月色,恰好引导路途。Tsuyoshi隐匿在回廊的阴影下,在光与影的夹缝中前进。穿过寂静的庭院和工场,来到内城的最边缘,面前矗立着十尺高围墙,围墙外还有建筑,导化院的会议室、办公室,稍远的狱警宿舍等等,都在那里。

在距离办公室最近的墙下,一个小小的人影在巨大模糊的月廓下跳跃,往墙头抛掷绳索。

“Koichi,你果然在这里!”Tsuyoshi快步赶过去,那边的人手一抖,绑着粗结的绳索落在泥土地上,末端的铁钩发出沉沉的声响。

Koichi吃惊地道:“Tsuyoshi,怎么你会……”

Tsuyoshi一把将一身紧身黑衣的人拉到角落里。“为什么瞒着我出来?”

“我……”Koichi看了一眼墙那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要到办公室?”

Koichi点点头:“院长室。”

“找东西?”

Koichi再次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

“这样太危险!”Koichi瞪大眼睛,努力压着声音。

 “没有我Koichi不会迷路?!”

“诶?!”

“Koichi不惜犯险也要去拿的东西一定很重要吧?”Tsuyoshi不再说笑,握住Koichi的肩膀,柔声道:“不要在这种关头丢下我好吗?”

“好,我们去完院长室,立刻就走!”

 

两人翻越围墙,夜深人静,一路上没有遇到巡夜的警卫,便到达导化院的办公楼后门。

Koichi从背上的小包取出一把微型起子,摸索着撬门锁。不像宿舍楼道的门早经探索,打开此处的门花了Koichi好一阵功夫,幸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夜间的古堡建筑内部几乎无法接收任何外部光线,幸好财大气粗的导化院在每条通道都留有长明的蓝燧石灯,勉强满足通行。

两人顺利找到院长室,Koichi粗暴地撬坏门锁进入,点亮桌前的蜡烛,径直走向院长的办公桌后方翻箱倒柜。

“你在看什么?”Tsuyoshi原本在门边守着,看见Koichi忽然没了动静,好奇来问。

一地散乱的文件中央,Koichi翻看着一本封面毫无标识的记事簿,一张俏脸铁青得吓人。他哼了一声,将簿子摔在桌面。Tsuyoshi捡起打开一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记事簿上院长Kondou的字迹,详细记录着Koichi的行动记录,其中包含教会对其每一次“实验”的经过,也少不了关系亲密的Tsuyoshi的监视报告。两人密会的日期,不说百分百一致,却也基本对上了。

“这个不能留给他们!要还你一个清白,还靠它……”

Tsuyoshi停住了口。因为这个记事簿上同样记录着他与Koichi的禁忌关系,一旦公开,同样成为他们有罪的证据。
Tsuyoshi一时拿不定主意,总之先将记事簿谨慎放入怀中。才发现Koichi在翻腾书桌后方的保险柜,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Koichi,你不会……”
Tsuyoshi清楚认得,这是院长Kondou声称用来“寄存”进院者的贵重物品的柜子。Koichi正将里头零零散散的物件往外丢,偶尔一两件值钱的,大多却是一般货色。想来被送进导化院的绝大多数都是穷人,真有价格不菲的东西也早被拿走了。

“Tsuyoshi,你来看看,这是不是你的水晶?” 

Koichi说着,举起手中一串水晶项链。小小一串透明矿石拴着洁白的手心,让Tsuyoshi眼眶一酸。

“这个、确实,是母亲给我的……”他虽然有提起过母亲的水晶在入院之初被院长没收,却怎么都没想到,连自己都刻意断绝念想的关头,被Koichi不依不饶地找回来了。

“是你重要的东西吧,拿好。”

Koichi将水晶塞到Tsuyoshi颤抖的手中,还是觉得不稳当,干脆戴在他脖子上。冰冷的石头仿佛有了神的加佑,让Tsuyoshi的身体重新温暖起来。

“我们走吧!”

Koichi拉着Tsuyoshi的手,正要踏出门口,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闯入我的办公室的是什么人?!”

评论(13)

热度(36)